文艺随笔
与“神兽”共度的日子
2020-05-11    发布者:小   熊    浏览量:104

    

      家有一“神兽”,年芳十二,正值金钗之年,有思想、有主见,能言善辩,高兴时如小绵羊一样乖巧可爱,愤怒时如刺猬一样浑身长刺。因受疫情影响,我与“神兽”有机会朝夕相对两个月,当青春期遇上更年期,就如同火星撞上地球一样,不谈学习时,母慈女孝,和风细雨,一谈学习时,鸡飞狗跳,电闪雷鸣,母女二人斗智斗勇,各自维护着自己的主权,这样的日子倒也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  贴身“书童”

      因受疫情影响,“神兽”只能在家网课学习,因此,我便化身成“神兽”的贴身书童。每天查看群消息,接收老师布置的作业,然后打印装订, “神兽”做完作业后,我再依照老师发的答案一一批改,批改完拍成照片再将所有科目的作业上传给老师,这算是最为基本和简单的工作。最为要命的是批改数学几何证明题,“神兽”的证明过程和老师发的答案不一样,为了杜绝错判冤判,我这个“书童”会把题目仔仔细细地看一遍,然后边看“神兽”的证明过程边思考解题过程,一道题批改完,我眼冒金星,顿感思想混乱。除此之外,“神兽”是小组长,因此还要负责本组其他同学作业完成情况的统计。因为她忙着写作业,加之听完课禁止她使用手机,因此这项光荣又艰巨的任务又落在了我这个“书童”的身上。为了避免漏报错报,我一得空就看一下QQ,遇到哪位同学不按时上报作业,我会温馨提醒一下,保证“神兽”这一组的作业按时按点按量上报给老师。做完这些工作,我会很骄傲的说:“怎么样?你老妈还算尽职尽责吧!”,“神兽”赶紧讨好似的一番夸赞,听的我心里乐开了花,对这项工作更加尽职尽责。我想,和许多家长一样,大家在陪伴各自的“神兽”时,尤其是辅导作业上会抓疯抓狂,但源于爱,我们做大人的依旧乐此不彼,因为能给孩子的陪伴,就那么几年,错过了,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 训斥记

      “神兽”在家的这段时间,有几个关系好的小伙伴喜欢找她玩,几乎天天约起。而“神兽”为了能早早出去玩,中午不休息赶作业,一出去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回不来。我看她平日上学期间学习任务重,想着在家这段时间稍微放松一下,结果没想到“神兽”如此不自控,所以每晚玩回来我都要批评教育一番,后来“神兽”为了防止我打电话催促她,干脆每次在玩回来之前总是先给我打电话,着急忙慌的说“妈妈,我正在回来的路上”,好让我放心。有一天晚上,“神兽”到了时间还没有回来,我一打电话,她说和同学吃烤肉,还有同学的家长,我一听也不好好催促,挂了电话突然想起她还有项作业没完成,我就发了一个信息提醒一下,结果没到两分钟,“神兽”回来了,我很诧异,问她“怎么回来了,我没想催你,就是提醒一下你啊”,结果“神兽”淡定地说:“我已经连着五天被你训了,所以我就在想我不能再连着六天被妈妈训了!”原来,我的“神兽”长大了,在不知不觉中,她有了自己的想法与主见。虽然有时候我这当妈的人在对她的学习上有些心急,但是我会学着改变,让自己平淡地面对她的学习。

       背书记

       因为工作的原因,我和“神兽”身处两地,只有周末才能相聚,平日的学习也是靠打电话或者视频督促,刚好借着这个疫情相聚了两个月。我和“神兽”提前商量好,每天她把所学的副科天天给我背一下,免得考试的时候手忙脚乱,因此每晚洗漱完以后就是我们背书的时间。我们采取的背书方式是我先读一遍,在读的过程中遇到难以理解的知识我们讨论一下,然后“神兽”再背,可是每次在我很认真给她读书的时候,“神兽”总会打断我,用很严肃的语调边点头边自言自语的嘟囔到:“嗯,说的有道理……”,“嗯,很正确……”。而“神兽”在背书的时候,不仅声音大,还带有夸张的动作,我说:“这么浮夸的动作怎么能背过呢?”,而她却振振有词地反驳我:“古人背书时不就这么大的声音还外加摇头吗?”,听了她的辩解,我无言以对。更为甚者“神兽”背书时会纂改内容,将“树立底线意识,触碰道德底线的事情不做,违反法律的事情不做”后面加一句“挑战妈妈底线的事情不做”,听的我哭笑不得,只能给她来一句:“算你识相!”其实在女儿背书的时候,我并没有刻意地要求她什么,只希望她能在背的过程中找到合适她自己的方式,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,而不是死读书。

      转眼间,我的“神兽”又“归笼”了,在回忆和她的点滴之事中,我也在思考,在总结,在改变,与其说她在成长,不如说我在成长,因为在养育她、陪伴她的过程中,我仿佛看到了孩提时的自己,我似乎又把童年、少年、青年之路重走一遍,只不过,在这条重走之路上,有我的“神兽”作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