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随笔
游园记
2020-04-28    发布者:熊媛媛    浏览量:145

      人间最美四月天!四月的家乡,春风拂面,花香扑鼻,到处洋溢着温暖的气息,随着疫情逐渐散去,村里的人们也开始三三两两的下地干活了,小孩子们也在街道上追逐打闹起来,好生欢喜!

       清明节傍晚时分,我和母亲带着女儿来到父亲的果园,猕猴桃崭露头角,结出一朵朵小小的果子,像婴儿一样静静地躺在树上睡觉,让人心生怜爱。父亲天天都会到果园里劳作,因为对于父亲而言,土地就像他的孩子,什么时候浇地,什么时候施肥,什么时候除草,一刻也不能落下,尤其是现在种了猕猴桃,虽然卖不了多少钱,但父亲依旧热爱着他的土地,每日必到果园里除草,生怕杂草欺负了他的这个“孩子”,因此我家的园子里没有一丁点杂草。

      走进父亲的园子,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安静的,那一刻,我似乎看到了年少时的我们——大姐、二姐和我,看到了我们在这个园子里干活的场景。那时,这块地还没有成为果园,一年两季种的是麦子和玉米,每到锄草的时候,我们姊妹三个就被父母喊来一起干活。

       那时年幼无知,姊妹三个都生怕自己干的活多,所以总是讨价还价,不是和父母斗嘴就是姊妹三个之间要分个你我,讨的无趣了,便也乖乖的站成一排排边说边打闹的往前锄,记得有一次,我们三个仍是嘻嘻哈哈在锄地,也许是因为锄的太高兴了,大姐一不小心用锄头把二姐的脚给锄了,弄得鲜血直流,直到现在,二姐的脚上还隐隐约约的留着疤痕。

      后来,随着年龄的增长,大姐、二姐都参加了工作,而我才上初中,帮父母锄地这事就落到了我身上,一直到我上高中。那时我很不情愿,总是抱怨母亲,说她偏心眼,不把两个姐姐喊回来锄地,弄得母亲也很无奈。直到自己参加了工作才明白,不是母亲偏心眼,而是工作的人,有责任、有纪律在身,哪能说回家就回家呢,更何况是锄地这点事儿。

      那个时候,大概是因为人小视野也小的缘故,看着父亲的这片地,觉得好长好大一片,总是感叹这地怎么锄也锄不到尽头,但是在那些青葱懵懂的时间和空间里,我们依然快乐无比,即便生活再艰苦,我们有父母的爱护,有姊妹的陪伴,也觉得很知足。

      出了果园,父亲让我去他的树园看看,说花开的正旺。踩着春姑娘的脚步,我们又来到了父亲的树园,里面的樱花争相开放,生怕人们不知道它的妖娆迷人。看着一簇簇粉色的精灵,女儿想要摘几朵却又胆怯,我说:没事,放心的摘吧,想摘多少就摘多少,这是你爷种的。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是如此的自豪,虽然这些树很普通,但因为是父亲种的。正如艾青所说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。”父亲虽不能像文人墨客那样用诗情画意的语言表达他对土地的热爱,但是却用汗水和心血浇灌了这片土地,所以我对它们也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     花意正浓,看着父亲种的这些樱花,我和女儿忍不住摘了很多,挑出几朵最艳丽的给母亲戴在头上,母亲赶紧让女儿给我也在头上戴几朵,并对女儿说:你妈妈戴着也很漂亮!在她眼里,似乎她的女儿才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。父母、我、女儿,我们用各自的方式爱护着自己的孩子,恨不得把世间所有的美好都赐予对方,我想这就是爱的传承与爱的力量吧!

     望着这满园一树一树的繁花和父母前行的背影,我似乎更有力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