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艺随笔
有一种文字美到极致
2020-04-28    发布者:夏   日    浏览量:156

      读完林清玄《发芽的心情》散文选,我对这本书通篇的感受就是一个“美”字。沈从文说:“美,总不免让人伤心”。我觉得美越极致,杀伤力越强,可以片刻让你卸下盔甲与伪装,对这个世界除了心存善念、温柔以待再无其它。的确,太美的东西,让人觉得奢侈,舍不得尽情去享用,而是要慢慢去品味,并将这份美努力地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  他的文字美到让人沉静祥和。“所有的美都要穿过心灵,愈陈愈香、越久越醇,就好像海洋溪边的卵石,一切杂质都已流去,只剩下最坚实、纯净、浑圆的石心。读到《比景泰蓝更蓝》这篇文章时,正是初秋一个周末,夜半先被风惊醒,随后下起了雨,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竟没了睡意。是呀,该到秋天了,一些看见的,看不见的过去与曾经,在这个盛满禅意的时刻,都沉淀成了永恒。过往,即使不触及,也会有一种淡淡的怅惘,很多时候,经历就是一种打磨,让生命变得更圆润,更坚韧。感谢生命中的遇见,感恩这一程的走过,就这样胡思乱想到了天明。晨起独坐秋窗,依然听雨、读书,透过窗户依稀能望见远处的秦岭山脉,日子不紧不慢、山水无喜无悲,用林清玄澄明、般若的文字渡我一片清宁。老公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做饭,锅里溢出的米香瞬间灼伤我的心还有我的眼,原来,我的一片清宁是有人在背后遮挡了喧嚣;原来,厨房里的烟火气才是人间最美的天堂,和自己爱的人携一份相惜,种一株菩提,淡淡修行,慢慢老去,如最初,那般静好。

       美到让人豁然顿悟。“天下太平的线索,就是每一个人都确立了生命的好品质,可叹的是,这个社会愈来愈重视包装而忽视品质了。”林清玄在《越过沧桑》里提出:每个孩子投生到这世界就好像一粒种子,假如是一粒榕树的种子,不管多么努力,纵使用尽一切资源,也不可能使榕树长成松树或者昂贵的红豆杉。本来我们教育的作用应该是帮助草木按照自己的本质成长得更好,让榕树长成好榕树、松树长成好松树。而我们现在的齐头式教育,耗神费力地做着改变种子特质的工作,每个家长都想让自己的孩子长成国宝级的红豆杉,结果反而压制了孩子本来的内在渴望,最后看似辜负了家长的期望,实则牺牲的是孩子正常生长的权利。曾经,我也为孩子的教育苦不堪言,看了这篇文章恍然大悟,关于教育,人格比学问重要、智能比知识重要,一个孩子若有健全的人格和生活的智慧,他就会过得平安快乐。

       美到让人怦然心动。比如《煮雪》,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,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,对方听不见,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。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,回家先用情诗情词裁冰,加上一点酒来煮,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。倘若情浓,要用烛火再加一杯咖啡,才不会醉得太厉害,还能维持一丝清醒。如果失恋,就放一把大火把雪屋都烧了,烧成另一个春天。所以,不必纠结别人说了我们不爱听不中意的话,把它结成冰弃置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 这本书我读了三个多月,每一篇都获益匪浅,如果说琦君的《烟愁》带给我的是暖暖的回忆与感动,那么这本书则带给我更多的是启迪与领悟。怀着单纯的心去阅读去觉悟,会感觉到,灵性的追求、豁然的开悟其实并没有那么艰难。